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无人机火了问题也多:起飞审批尚无规定

科技频道 > 今日焦点 > 业界新闻
无人机火了问题也多:起飞审批尚无规定
2015-02-09 08:42  杭州网

  无人机火了,但摆在面前的问题却越来越多。

 

  当无人机不再局限用于军事用途后,它已经演化出各种形状、尺寸,且出货量很大。在今年的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上,记者就看到了不少来自全球各地厂商的商用无人机,包括亚马逊用作快递的大而坚固的无人机、低于150美元的玩具型mini尺寸的无人机。

  然而,尽管行业应用场景越来越多,悬在无人机产业头顶上的乌云,是一直未有定论的无人机监管和标准等相关法律法规。

  起飞审批尚无明确规定

  最近几天,淘宝用无人机送快递的新闻在网上热炒,事实上就在第二天,一场由多方参与的小型航空器管控工作会就“被”召开,主题就是围绕淘宝这次 事件进行调查说明,并且明确无人机相关单位责任,其间北京空军、民航、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新闻办、中国AOPA、快递行业代表都参与了讨论。

  根据事后流传出来的会议内容,治安总队已经查明了当天的“飞行全过程”,并且指出这种行为存在不安全因素。而北京空军则表示对事件并不知情,因为该次飞行行为没有申请飞行活动,“不符合”现在对无人机飞行航空管制规定的要求。

  对于无人机的飞行监管,在目前低空尚未开放的国内还处于较为模糊的阶段。根据中国民航局2009年6月26日下发的《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 法》,规定“组织实施民用无人机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按照《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等规定申请划设和使用空域,接受飞行活动管理和空中交通服务”,这也意 味着,民用无人机飞行应该划入通用航空的范畴,但无人机要进行日常飞行,到底需要经过什么审批流程并不明确。

  2013年的无人机驾驶员文件则相对具体了些,将无人机划分为微轻小大四个类型,对隔离和融合空域下各种无人机驾驶员的管理进行了说明,并于 2014年4月30日,将在视距内运行的除微型以外的无人机,在隔离空域内超视距运行的无人机驾驶员的资质管理交给了中国AOPA。

  上面提到的中国AOPA,全称为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是民航局旗下被授权管理无人机相关行业的机构。AOPA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透 露,目前,关于无人机飞行的相关申请流程正在制定之中,预计今年年中可以出台,而即使相关规定出台,后续是否有足够的人力监管,也还是未知数。

  而在美国,无人机的监管也是让人头痛的事情。2012年国会通过动议要求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2015年前完善非军事用途无人机的管 理规定,但直到去年,无人机的航行领域才开始被放宽。去年9月,FAA允许电影和视频行业使用无人机,后来,房地产成像、农业监测和航测以及油田等领域企 业也获得许可。

  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甚至希望寻求美国政府的帮助,以得到许可在美国境内展开无人机飞行测试。这家公司在致FAA的信中称,由于美国境内对无人机 使用有限制,亚马逊一直在室内和其他国家进行测飞。不少企业则认为,如果美国不尽快推出无人机商业飞行的规则,将会在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无人机市场落后其他 国家。

  资本蜂拥技术标准缺失

  尽管监管方面的相关规定尚未明晰,但看中无人机市场的资本,甚至是上市公司已经不在少数。

  资本市场上,主营煤矿、建材机械的山东矿机(002526.SZ)就已经宣布投资4100万元,与珠海星宇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张涪生高级工程师合 资组建轻型多用途短距起降无人机制造公司,而铸锻件制造商通裕重工(300185.SZ)也宣布其孙公司常州海杰冶金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 公司第二十七研究所将在无人机研发制造、有人机及无人机系统应用等领域展开项目合作。此外,还有不少民营企业开始与高校或研究所合作进行无人机研制,动辄 投资上亿。

  风范股份(601700.SH)也是其中之一。2013年3月,其与西北工业大学常熟研究院有限公司、常熟市联合航模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张炜共 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其中,风范股份占股40%,是相对第一大股东,却也是股东中唯一没有无人机相关经验的企业。在此之前,西工大已经拥有多年参与研制军 用无人机的技术和经验,张炜就是这一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而常熟联合航模有限公司则在复合材料和无人机机壳制造领域浸淫多年。

  根据记者从风范股份了解到的最新消息,公司研制的无人机,已经销售给常熟市公安局进行日常巡逻工作,还有山东一家企业用其进行无人机驾驶培训,公司还在与国家电网等老客户探讨,利用无人机完成高压电力的巡线工作。

  不过,在风范股份看来,民用无人机市场除了监管标准模糊,目前国家也还没有形成权威的技术质量标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拉低了国内民用无人机的竞 争门槛。“比如有一些航模制作企业通过购买飞控系统,‘升级’为无人机制造企业,这样的企业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制造的无人机在续航时间等指标和性能上也 很难保证,但也开始占据一定的市场。”

  这似乎又产生了一个问题,当科技的发展和创新与现行体制冲突的时候该怎么办?“新的科技革命不仅是对创新能力的洗礼,也是对科技政策的考验。” 中国工程院一院士曾经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呼吁,政府在自主创新技术落地及应用领域要积极作为,加强支持和协调,要健全激励机制、完善政策环境,为企业继续自 主创新保驾护航,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李娜 陈姗姗    编辑:赖正河    
上一篇:看看各大手机厂商第一款手机下一篇:钱花在刀刃上 节前送礼手机选购指南
 【相关阅读】
上一篇: 无人机可能被用来作为恐怖袭击武器 下一篇:没有了